黄芃芃

编辑:乡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3 13:07:5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黄芃芃是被打的湖北官夫人陈玉莲之女。
中文名
黄芃芃
属    于
是被打的湖北官夫人陈玉莲之女
毕业生
是被打的湖北官夫人陈玉莲之女
相    关
10年前检查出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

黄芃芃简介

编辑
黄芃芃是被打的湖北官夫人陈玉莲之女。有言论认为湖北官夫人被打起因可能是陈玉莲之女黄芃芃被治死。
2004年24岁的华中师大美术系毕业生黄芃芃,在10年前检查出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进而患上狼疮性肾病、尿毒症。近6年来,她在湖北省人民医院肾内科,通过透析来维持生命。患病后,黄芃芃完成了高中和大学学业,取得学士学位。
她的原发病红斑狼疮得到较好控制,1998年以来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2004年,在医生的劝说下,家里决定给黄芃芃换肾。换肾的生命质量高于透析,据报道,中国换肾后存活最长的已经30多年了,还娶妻生子,照常工作。2004年3月,黄芃芃在武汉另一家医院进行了肾移植前的各项检查,结果表明身体状况符合手术条件,手术时间定在5月18日。

黄芃芃住院与死亡

编辑
2004年5月13日,黄芃芃由于使用抗生素药物反应住进了湖北省人民医院肾内科病房。黄母陈玉莲说值班大夫看了化验结果后,决定透析。4小时的透析结束后,黄丧失意识,完全休克,血糖指标骤降到0.5mmol/L。据悉,人的血糖一般下降至2.8mmol/L即有生命危险,心肌、肝脏等器官会严重受损。 经两个多小时抢救,黄芃芃在5月14日凌晨3时多苏醒过来,但心肌严重受损。
黄芃芃自5月14日抢救过来后,即告病危,住进抢救室。5月21日,医院把一名意识错乱的肾病患者从普通病房转进来,这个病人在抢救室大喊大叫。记者问及此事,肾内科副主任杨定平说,那个病人原来在一个8人病房里,病房里的人都受不了,所以只好先转到抢救室。告病危的黄芃芃也因受不了这种折磨,转到一个普通病房。
黄芃芃自5月14日起管房大夫就由杨定平亲自担任。当天凌晨4点30分,抢救过来不到1小时,杨定平决定给黄芃芃再次透析,杨定平说后来他与透析室大夫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透析时间改在早晨8点。这次透析刚10分钟,黄芃芃血压开始下降,透析20分钟后血压降为0,测不到了。大夫决定停止透析,再对黄芃芃进行了升压、强心、吸氧、上能量等治疗方案。5月14日晨,肾内科老主任贾汝汉指导抢救黄芃芃时,决定给黄芃芃作心脏彩超、拍胸片检查,这两项检查分别拖了4天和12天。杨定平告诉记者,黄家人搞特殊,要求用最好的设备到病房作彩超,但彩超室不同意去病房。黄父亲说,他自己到B超室联系,B超室负责人说,从来没有说不能到病房,只是说要多收100元费用,并马上到病房为黄芃芃做了心脏彩超。其实,黄芃芃的父亲不知道,这是不折不扣的乱收费。
6月5日,黄芃芃发高烧,降温后,杨定平指示给黄透析,自己离去。透析两个小时,黄芃芃血压再次下降为0,医生便停止透析,回血,升压。当时,透析室4个护士都给黄芃芃扎不上升压针,生死攸关之际,已经50多岁,离开临床多年早已戴上老花镜的黄母陈玉莲,接过针头,靠感觉“一针见血”成功。
下午4点多钟,黄芃芃的管房大夫杨定平再次来到病房,对黄芃芃的父亲说,应该给孩子输血。随后陈玉莲去汉口中心血站拿血。黄芃芃的父亲发现孩子打升压针的部位有点肿,告知护士,护士检查说有点渗漏,便顺手拔掉了这个升压救命的针头,重建新的通道。而站在一旁的黄芃芃的父亲根本不知道,护士的这种做法是违规的。按规定,应该先开辟新通道再拔发生渗漏的针。护士拔掉针头后,折腾了近15分钟还没打上,致使黄芃芃血压快速下降,并有一口痰涌在咽喉里,护士没有主张,也找不到大夫。在患方亲戚、单位领导赶来数十分钟后,该科病房一、二、三线医生陆续来到病房。黄芃芃父亲要求杨定平赶快请本科室和心内科、呼吸科主任医师前来急诊救人。杨定平说,医院所有科室主任和正主任医师,这几天都到外地搞义诊去了,要到下周一才回来。
作为黄芃芃的管房大夫,黄芃芃发生危险的时候他在哪里?杨定平说他是副教授,按医院规定是二线值班,每周查房两次就可以了。肾内科出于对病人负责,规定大家都要每天来查房。6月5日是星期六,休息的日子,他不可能24小时守着黄芃芃。“那天我一共来了三次。”杨定平强调说。
晚上8点多钟时,黄芃芃的呼吸、心跳越来越弱。在这个病房里,没有心脏监护仪,没有用于心脏复苏的复苏板。黄芃芃的爸爸抱着女儿,由两个小伙子顶住黄父的后背,大夫在前面给黄芃芃作心脏复苏的按摩。从血站匆匆赶回来的陈玉莲看到这个情景,这位在医院急救室工作了13年,把无数垂危病人从死亡线上抢回来的副主任护师忍不住大喊道:这哪里是在抢救?连让病人在硬板上仰卧,进行人工呼吸的起码常识都忘了!
为什么病房里连复苏板都没有?杨定平说,起先黄芃芃的呼吸、心跳还没有完全消失,还不需要用复苏板。
6月5日晚9点20分,黄芃芃在父亲的怀抱里心脏衰竭而去。临终的最后一句话是:爸爸咱们转院吧。

黄芃芃疑点

编辑
陈玉莲说她从复印的病历里发现了22个疑点,认为医院有人篡改病历。肾内科主任丁国华告诉记者:护理记录上的几个人一种笔迹,一个人几种笔迹的问题,可能是有人代签了,或是记录写错了、弄脏了,重新写了一遍,但这并不影响治疗。还有些自相矛盾的地方可能是笔误。
2004年7月12日,陈玉莲到湖北省人民医院结了女儿住院的账,总计是19474.52元,这里面,以“治疗费”、“诊疗费”名义收取5819.9元,占总费用的三分之一,院方拒绝向患者家属提供这些费用的明细账。账单上面还显示:6月6日,黄芃芃去世的第二天,收“门治疗”300元,心电图60元,药品费124.2元;6月16日,收空调费1元,而这时,黄芃芃离开这个世界已经11天了。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