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约翰斯顿

编辑:乡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17:25:43
编辑 锁定
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军将领。毕业于西点军校。成功地指挥了第一次马纳萨斯战役(1861)。在半岛战役中任南军司令,负伤离职。伤愈后在西线维克斯堡战役亚特兰大战役中,为避免失败而采取战略撤退,结果无法遏制北军的推进和胜利,被解除司令职务(1864)。数月后复职。1865年向谢尔曼将军投降。
中文名
约瑟夫·约翰斯顿
外文名
Joseph Eggleston Johnston
出生日期
1807年2月3日
逝世日期
1891年3月21日
毕业院校
西点军校
主要成就
成功地指挥了第一次马纳萨斯战役

约瑟夫·约翰斯顿名门高官

编辑
约瑟夫·埃格雷斯顿·约翰斯顿(Joseph Eggleston Johnston1807年2月3日-1891年3月21日),南北战争时期南方邦联的七名将军之一。南方最不得志的英雄。
出生于弗吉尼亚的爱德华亲王郡的名门家庭,父亲参加过独立战争,战后成为一名法学家,母亲是著名政治家派屈克·亨利(Patrick Henry)的外甥女。(派屈克·亨利的著名口号家喻户晓“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不自由毋宁死”),等约翰斯顿出生的时候,他的家族已经是弗吉尼亚的名门了。1825年约翰斯顿遵照父命进入西点军校炮兵科学习。期间,约翰斯顿和罗伯特·李成为了同学。在校期间成绩优秀,在毕业时为列当年学届的第13名,校方评价其“为人谨慎、冷静,判断果断而又准确”,之后被授予陆军少尉,派往陆军第4炮兵团。期间参加两次针对印第安人的战争,黑鹰战争和米诺尔战争。1837年,约翰斯顿申请退役以中尉军衔离开了待了8年的炮兵部队,成为了一个工程师。然而仅仅一年之后,约翰斯顿再次被陆军部召回,被派往工兵部队继续服役。在美墨战争中,约翰斯顿开始崭露头角,在Cerro Gordo的侦察行动负伤,随后又带伤上阵参加了维拉-库兹围攻(Vera Cruz)。之后相继参加了包括Cerro Gordo、Chapultepec以及墨西哥城围攻在内的几乎所有重大战役。战争结束后,约翰斯顿两次负伤,三次被授勋,表现极为突出。战后两年约翰斯顿已经被晋升陆军上校,成为第一骑兵团指挥,被派往德克萨斯。
到了1860年。约翰斯顿再次晋升陆军准将,成为了美国陆军军需部主任。一年以后的1861年4月,在弗吉尼亚州脱离联邦之后,约翰斯顿辞去了在美国陆军的职务,返回弗吉尼亚,负责当地防务。这次约翰斯顿成为了南军为数不多以原将领身份加入联邦的军人,其此时的身份甚至高于在内战爆发前还只是上校的罗伯特·李

约瑟夫·约翰斯顿首战大胜

编辑
在北卡罗来纳州本顿维尔的约翰斯顿雕像 在北卡罗来纳州本顿维尔的约翰斯顿雕像
1861年5月南北战争爆发,约翰斯顿作为当时南军军阶最高的指挥之一,马上被任命为Shenandoah方面军司令,负责对付由彼得森率领的北军部队。7月:约翰斯顿参加指挥第一次布尔溪战役(第一次公牛跑战役),当时爱德华·罗伯特·李派约瑟夫·约翰斯顿率领1.1万人去哈泼斯渡口,派博雷加德率 2.2万人到马纲萨斯叉口,北军麦克道尔率领的北军后援部队大军匆忙出击,部队两天半走了32公里,与博雷加德对垒,约翰斯顿把一支骑兵掩护部队交给他的副手指挥,轻而易举地牵制住哈泼斯渡口南边的 1.8万名北军,于7月 18日,约翰斯顿率部乘火车与博雷加德会合。铁路在战略机动中发挥重要作用,这是第一次。
约瑟夫·约翰斯顿派出的增援部队下了火车就直奔战场,与博雷加德会合后,立即充当了反攻的先锋,约翰斯顿的一个旅在亨利豪斯山周围进行了顽强抵抗,并为他的最后 1个旅的到达赢得了充足的时间。尽管南军未受过训练,但他们以逸待劳,北方军队劳师远征,又渴又累,在发起进攻时已是强弩之末,北方军队起初还且战且退,但后来就溃不成军,精疲力竭的人们拼命向华盛顿逃窜。约翰斯顿指挥第一次布尔溪战役赢得重大胜利,成为南军首批正式晋升将军衔的五名指挥官之一。不过,约翰斯顿却对这五名将领中的前后排名有些不满意。他被排在第四位,后于塞谬尔·库博,阿尔伯特·西德尼·约翰斯顿以及罗伯特·李,其不过是排在了公牛跑中的战友博尔嘉德之前。而约翰斯顿却是在开战时这五人中资历最老、职位也是最高的。为此约翰斯顿和邦联总统杰弗逊·汉密尔顿·戴维斯之间的关系一直不怎么融洽,而随着战争的继续更是变得越来越糟。尽管这次晋升不尽人意,但约翰斯顿还是被指派担任北弗吉尼亚军团司令这个极为重要的职位。

约瑟夫·约翰斯顿血战负伤

编辑
上任后,约翰斯顿面对杀气腾腾的新任北军司令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试图防守住马纳萨斯一线。双方在1861年冬天爆发一连串激烈战斗,约翰斯顿一度成功地狙击了北军的进展,但最终迫于北军的巨大兵力优势而放弃了死守马纳萨斯的打算,开始向里士满半岛后退。在和北军陷入苦战的同时,约翰斯顿和他总统戴维斯也陷入了一场论战。论战焦点就在于部队重组问题戴维斯主张将同一个州部队编在一个旅中,而约翰斯顿则表示反对。在他看来在打得火热的战局,进行这类重组既没有必要也浪费时间和精力。
约翰斯顿和麦克艾伦一直僵持到1862年初,麦克艾伦苦于难以继续突破南军防线。最后,他决定另辟蹊径,决定率领这里沿着波特马克河南下于里士满半岛东部登陆进而威胁南军邦联首都。戴维斯4月初把约翰斯顿召回里士满,要求其增援在里士满东部的南军以抵御麦克艾伦,4月5日,半岛战役拉开序幕。北军12.1万人在门罗登陆,准备与陆路北军一起从水陆两路进击南军首府里士满,约翰斯顿聚集了一切可能聚集的兵力准备与北军作战,他顽强地坚守了约克镇近一个月。南部同盟认为北军的行动是一个隐患,约翰斯顿可能会在麦克莱伦和麦克道尔之间被挤垮。之后在威廉斯堡战役中,约翰斯顿亲自指挥了后卫战斗,掩护主力部队脱离了北军的包围威胁。为了打破被动局面,约翰斯顿决心孤注一掷,计划在麦克道尔抵达之前向在奇克哈默尼河流域对北军麦克米伦发动了反攻,也就是所谓的“七棵松战役”。这时北军已经推进到了里士满12英里处,麦克艾伦是志在必得, 北军此时已将部队整编成 5个军,并将2个军派往奇卡霍明尼河,由于连日的降雨,河水上涨,他的军队被分成了不等的两半。这个局面被约翰斯顿敏锐地观察到了,约翰斯顿将攻击河北岸的3个军。约翰斯顿认为:“如果陆路北军与水路北军会师"将构成对南军的致命的威胁。罗伯特·李建议在谢南多亚牵制北军向里士满的行动!
七松之战 七松之战
5月23日"南军将领托马斯·杰克逊发起了猛烈的牵制行动, 石壁杰克逊的1.7万名军队凭借他熟悉地形和行动迅速的条件牵制7万人的北军,挫败了北军合围聚歼的企图。杰克逊的河谷之战使约翰斯顿能重新确定进攻麦克莱伦的方向。当麦克道尔调头而去的消息传来,约翰斯顿决定进攻麦克莱伦较弱的南翼。麦克莱伦的第 3、第4军越过奇卡霍明尼河"期待着麦克道尔的到达,以完成其军事部署。当约翰斯顿得知麦克道尔的部队
被牵制在河谷的消息后,虽然他只有6.3万人,他还是5月31日开始了进攻,这个出人意料的攻势完全出乎北军意料,北军一路突破至七松地区。不过麦克艾伦很快从混乱中缓过神来,将其部队沿着铁路一线重新部署展开,北军总算是遏制住了南军的进犯。约翰斯顿在下午5点,亲自赶赴前线视察情况,结果却在阵前被北军子弹击中重伤不支,这次重伤险些要了他的命。G.W.乔治临时接过指挥权,继续战役。 次日北军又把南军打回到他们的出发地。至此,北军伤亡5,031人和6,134人,北军被迫向后稍微败退了一下,不过南军使出全力却也难以继续。而坐守里士满的总统戴维斯对这个有些半途而废的结果很不满意,就以总参谋长罗伯特·李取代乔治全权负责指挥北弗吉尼亚军团

约瑟夫·约翰斯顿空头司令

编辑
之后大半年,约翰斯顿不得不躺在病床休息,这种在炮火纷飞战争中的修养,不见得让约翰斯顿获得什么悠闲的感觉。直达1863年3月,约翰斯顿算是大病初愈就挣扎地从病床上爬起来,被任命为西部战区,负责田纳西方面军以及密西西比和东路易斯安娜两个军区防务。虽然看上去约翰斯顿手里的权限极大,然而实际上其能够真正直接指挥的部队十分有限,名义上归他指挥的部队包括布雷格的田纳西军团和约翰·克里佛德·彭博顿的密西西比军团。指挥上的困难出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约翰斯顿的权力范围不明确,布雷格彭伯顿保留着直接与里士满联系的权力,使他处处受到束缚;第二、由于 2个军团相距甚远,南方的交通系统过于原始,再加上北军对田纳西河的控制,约翰斯顿不能有效地协调这2个军团;第三、约翰斯顿和戴维斯在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上意见相左,这位战区司令认为,田纳西的中部和东部比密西西比河更为重要,但戴维斯强调要守住这条河。约翰斯顿接任后" 他想尽快把两个军团的距离缩短, 以便相互协调。
1863年4月初,北军司令尤里西斯·辛普森·格兰特决定进行维克斯堡战役,并亲自在维克斯堡担任指挥,4月30日,大军从布鲁因斯堡渡过了河。格兰特在这里停留了1个多星期以储备给养并组成了1个辎重车队。此后格兰特便开始进军,他的第一个任务是阻止彭伯顿和约翰斯顿会师。
此时,约翰斯顿正在杰克逊城附近集结部队, 准备与彭伯顿会合。格兰特首先发兵进攻杰克逊城,5月 1日约翰斯顿在北军的攻击下,被迫撤出密西西比州的杰克逊城。而且彭伯顿由维克斯堡出发的进军也被阻挡,虽然彭伯顿还有力量再战,但他撤回到原来的防御阵地。格兰特5月 19日的强攻失败,于是对维克斯堡实行围困。
在整个战役进程中,约翰斯顿和彭伯顿始终未能达成一个共同的战略。约翰斯顿敦促彭伯顿放弃维克斯堡,与他合兵向格兰特发动联合进攻,以避北军锋锐。彭伯顿对此置之不理,因为他认为维克斯堡是一个要害之地,为兵家所必争,而戴维斯总统也支持彭伯顿坚守。6月中旬格兰特率 7.1万人的部队包围了维克斯堡,并昼夜不停地炮轰。
约翰斯顿打算派兵援救却又无力分兵,他与戴维斯总统在决策指挥上发生分歧, 致使兵力调度失当。维克斯堡遂于1863年7月4日陷落,彭伯顿开城投降,约翰斯顿向东撤退,北军在后面追击。7月 9日哈德逊港守军投降,整个战役结束。 11月21日,南军残部溃逃至佐治亚州的多尔顿附近,从此通向亚特兰大的大门被打开了,阿巴拉契亚防线易手,南方的战略重点失守。同年12月,约翰斯顿受命指挥田纳西州南方军抵御北军向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推进,负责直接指挥。在他的调教之下,这支惨败之军迅速得到恢复。整个军团的士气、纪律和组织提到很快,而约翰斯顿也颇受爱戴,获得了一个“乔大叔”的外号。

约瑟夫·约翰斯顿费边战术

编辑
1864年是北方向南方发起战略进攻的一年。3月9日,林肯任命格兰特为联邦军总司令,统一指挥东西战区的所有的北方军队。格兰特的意图是要击败罗伯特·李和约翰斯顿的部队。这一年南方唯一的希望就是使战争继续下去。南军要求李用少量兵力掩护里士满,会合约翰斯顿先打败谢尔曼,然后再集中南部同盟的全部兵力对付格兰特,战而胜之。罗伯特·李于1864’年3月25日发起进攻,但以惨重的损失而告失败。
1864’年的主战场是在西线,格兰特想把罗伯特·李的部队牵制在弗吉尼亚,好让谢尔曼从后面将南军打垮,约翰斯顿接替了布雷格的职务。威廉·特库赛·谢尔曼集结了10万精兵强将,而与他对阵的约翰斯顿的南军只有6.2万战败之师。格兰特指示谢尔曼战胜约翰斯顿,打到敌人的内线去,尽一切可能破坏南方的作战资源。谢尔曼大胆采用了无后方依托的奔袭作战,目标是歼灭约翰斯顿军并夺取南方的工业中心亚特兰大
亚特兰大运动战 亚特兰大运动战
双方首先交锋于乔治亚境内的瑞斯卡(Resaca),约翰斯顿部队成功地击退了北军的进攻,然而之后由于兵力不足为了避免谢尔曼的侧翼包围战术,其主动撤出了战斗。6月,双方再次于卡莫萨山再度交兵,谢尔曼对于上次的无功而返很是懊恼,于是其对山上南军的防线发动了猛攻,双方昏天黑地般地杀了一天,北军伤亡4千余人却仍然丝毫无法动摇约翰斯顿的防线。战役后,约翰斯顿主动撤出战场,向东退却。约翰斯顿的打算是以自己顽强的防御和撤退吸引住谢尔曼,让北军尾随自己从而保持亚特兰大之类的主要战略目标远离谢尔曼的兵锋。之前几乎一路顺风杀到乔治亚的谢尔曼此时算是碰到了一个劲敌,他向大海推进的计划不容乐观。然而,约翰斯顿这种打法在戴维斯看来无异于是软弱和无能的表现。结果,约翰斯顿在乔治亚作战将近6个月后被解除了职务,由约翰·胡德将军取代之。这个决定无疑是帮了谢尔曼一个大忙。结果,胡德倒是和北军血战到底,其在6个礼拜损失的人数比约翰斯顿在6个月里的总和还多,然而却也没能保住亚特兰大。而约翰斯顿苦心经营一番的田纳西方面军也几乎是濒临毁灭。

约瑟夫·约翰斯顿无力回天

编辑
卡罗来纳运动战 卡罗来纳运动战
解职后的约翰斯顿被戴维斯彻底打入冷港,几乎不再过问。直到1865年2月23日,在罗伯特-李的强烈要求下,戴维斯才重新启用了约翰斯顿,指挥北卡罗亚纳州南方联盟军旧部。负责阻击试图穿越卡罗拉纳的谢尔曼大军,两人在内战的最后时刻再度交手。此时约翰斯顿手里只有一支一万余人左右的部队,而谢尔曼的兵力是其三倍。双发在南卡的Bentonville展开内战末期最激烈的一场战斗。在三面被围的情况下,约翰斯顿仍然冷静地对北军正面发动了有效攻击,之后边阻击边安然退出战斗,双方各自伤亡两千人。此战后,约翰斯顿在给李的信表示,他手里的兵力实在太少所能作的只是袭扰谢尔曼。尽管如此,约翰斯顿还是顽强地拖住了谢尔曼的前进,和强大的北军一直周旋于北卡,让谢尔曼很是头痛。3月21日谢尔曼和格兰特两军会师,完成了对南军的合围。4月9日罗伯特·李率残军2.8万人走投无路,在阿波马托克斯向格兰特军投降。’4月26日约翰斯顿在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车站向北方军队举起白旗,表示投降。
南北战争中,实际上约翰斯顿从未被直接战败,然而因与约翰斯顿与戴维斯总统长期不和, 戴维斯未能发挥约翰斯顿的军事才能。战后,约翰斯顿退出现役,从事商业和写作自传。1879*1881年约翰斯顿被选为众议员。 1885年被任命为美国铁路专员1891年3月 21日约翰斯顿去世,终年83岁。

约瑟夫·约翰斯顿最终评价

编辑
约翰斯顿可能是南军最为出色的将领之一。他和大多数南军指挥官不同,可以很灵活机动地手里有限的兵力,决不会去和对手打一场伤亡惨重的消耗战,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宁愿去放弃某些战略目标。约翰斯顿并不是一位才华横溢、天才般的指挥官,然而他处事严谨而又谨慎,即便兵力弱小,也不会轻易露出破绽,严密的部署让对手很能找到下手的机会。但是,谨慎并不意味着约翰斯顿作战过于消极,在战机闪现时,其也能构面对优势兵力的对手果断出击。和李一样,约翰斯顿由于之前曾经在各个兵种服过役,所以在战斗可以对进展和部署有一个较为全面的理解和认识。不过很不幸,由于戴维斯对其的敌视,导致约翰斯顿一直未能得到重用,这对于南军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不过,后世对约翰斯顿的才能还是倍受推崇。1912年他15英尺高的铜像在乔治亚道尔顿落成以纪念其为了保卫乔治亚所作出的贡献,然而他在这片土地上仅仅作战了不足6个月而已。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外国 人物